江馨瑶说完,就到厨房里收拾。

    客厅里只剩下沈俏跟厉舒两人。

    江馨瑶住的是顶层,带了个小花园。比沈俏跟江宇的公寓格局要大不少,朝南向的阳光充足。家具排放整齐,跟沈俏温馨的装潢不同,这里更显得冷清。

    沈俏轻呼了口气,端起放在桌上的水呷了口,将温热的开水捧在掌心里,难免感到一些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冬天里吃火锅,无疑是最舒心的事。

    很快,江馨瑶就将菜肉分别摆好上桌,招呼着沈俏跟厉舒过来坐下开饭,江宇就从外面回来了。

    江宇手里提着路上买的新鲜水果,瞧见屋内的三人,他喊了声姐,江馨瑶便起身道:“小宇,快过来坐,就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将水果在茶几里放下,拉着江宇到沈俏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沈俏秀眉轻蹙,抬眸就跟江宇的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江宇挠了挠后脑勺,神情也有些微妙,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,见沈俏收回了目光没再看自己,江宇眉头不由皱起,那股异样也愈发深重。

    周遭的气氛有些微妙,众人各怀着心思,也就只有厉舒一个人低着头,安安静静的用着餐。

    江馨瑶注意到这点,长睫下的眼瞳眸色微闪,她不着痕迹的敛下情绪,弯起唇角轻笑着道;“愣着干什么啊?赶紧开动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江馨瑶将刚烫好的肥牛放到沈俏的碗里:“俏俏,你看你最近瘦的,多吃点。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,千万不要拘束。”温和的神情噙着笑意,看着十分平易近人,沈俏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前几天在天盛里,江馨瑶是看到她跟闻律在一起的。依照她的聪明,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察觉到。只是,她既然知道了,又为什么还要装傻自欺欺人?

    沈俏不太能理解江馨瑶想做什么,但她跟江宇从一开始就是假交往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她跟江宇并非是情侣关系。早前她们都是单身,她肚子里怀着的宝宝又还没想好怎么处理,为了从长计议,可以不急着解开这层纱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已经跟闻律复合,再顶着江宇女朋友这个头衔,俨然是不合适。

    对闻律对江宇都不公平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沈俏张了张口,本想说什么的时候,江宇突然则夹了一筷子青菜给沈俏,勾唇道:“小朋友,吃点青菜。”

    未出口的话被打断,沈俏不解地看着江宇,江宇只冲她笑笑,示意她先吃饭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气氛愈发微妙。

    各怀着心思用餐用到一半,江馨瑶开了瓶红酒,分别给她们倒了一杯:“前段时间朋友送我的,是奥尔菲酒庄今年开窖的。都说红酒美容养颜,度数也不高,俏俏、舒舒你们也可以喝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喝酒,沈俏张口要拒绝,江宇就率先说道:“姐,你喝就好了,小朋友她酒量不好,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江馨瑶感到奇怪,不过见江宇使劲跟她摇头,沈俏也是一脸尴尬和为难。

    江馨瑶也没勉强,笑笑说:“那我们喝吧,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酒。”顿了顿,江馨瑶道:“不过我那还有两支,等会俏俏你带支回去好了,奥尔菲的酒有市无价,这么好的酒,可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馨瑶姐,我不怎么喝酒。”沈俏婉拒,江馨瑶也没再这个话题上多作纠缠,招呼着继续用餐。

    忽然,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颤动了一下,沈俏怔了怔,便动作轻缓的拿出来看消息,是闻律发来的,问她吃饭了没有,让她出来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沈俏瞟了眼桌上的另外三人,想了想,给闻律发了消息:【我们在馨瑶姐家里吃火锅。】

    消息刚发出去,江馨瑶便轻笑着跟沈俏说话。

    她只好先把手机放下。

    江馨瑶瞧了眼说:“桌上东西多,手机就先收好吧,别等会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温和的模样,看不出不对劲,见着牛肉溅到手机屏幕里,沈俏想了想,先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一直被拉着说话,她心不在焉的,竟然也忘了看闻律有没有回复她。

    红酒的度数不高,但后劲大,江宇被江馨瑶这个姐姐哄着喝了几杯,几乎一瓶酒都是他干完的,再好的酒量,难免也有些顶不住。

    火锅吃完,江宇脑袋也开始有些昏沉,思绪渐渐不明朗,很快就趴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江宇让沈俏帮忙着将江宇先扶回了他的房子,沈俏刚呼了口气,江馨瑶一脸嫌弃的看着四仰八叉倒在床里的江宇,皱眉说:“一身火锅味,也还睡得着。”

    末了,她扭头看向沈俏:“俏俏,舒舒还在楼上,我先上去收拾一下。小宇这个样子睡着也不行,你傍馨瑶姐照顾照顾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握住沈俏的双手,温和精致的眉眼看着沈俏,楚楚动人的让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江馨瑶一向是女强人,御姐的形象,第一次被她撒娇,沈俏尴尬也不好拒绝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馨瑶姐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啦,就照顾下他。”江馨瑶握着她的手紧了分,为难道:“回头我肯定训他,喝不下就别喝了,看都醉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江宇平时又素来照顾自己,沈俏不好再拒绝,只得点头。

    她这一答应,江馨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,就挥手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出了公寓,江馨瑶盯着门看了一会,直接将大门反锁,钥匙放到了口袋里,江馨瑶才回了楼上。

    厉舒见只有江馨瑶自己上来,没看到沈俏,她握着果汁的手微紧,缓声开口:“沈俏呢?”

    少女的嗓音柔软清冷,对谁都是一副生冷勿近。

    江馨瑶也不甚在意,莞尔道:“阿宇醉了,一身火锅味,沈俏在帮忙照顾他。”说话间,江馨瑶走了过来,重新在自己的位置里坐下,见厉舒神情淡漠,不知道正想着什么,她说:“你吃饱了啊?不多吃点啊?小女孩正长身体,要多补充营养。”

    江馨瑶含笑的眉眼噙着关心,说着还给厉舒夹菜,丝毫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越是让人感觉不安。

    厉舒眸色微微深了深,指腹富有节奏轻拍着杯身,脸上则是她一贯的冷淡,忽然道:“江宇哥哥的酒量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酒量哪里好了?几杯就醉。”

    江馨瑶笑笑,一脸不以为然,见厉舒眼睛一眨不眨,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她扬起一眉,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忙。”厉舒淡道了一句,将手里的饮料在桌上放下,正要起身,江馨瑶敛了分笑意开口:“舒舒,你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厉舒凝眉,不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江馨瑶端起旁边的红酒,轻轻摇晃着高脚杯,晦暗不明的眼眸透着分警告:“沈俏是小宇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江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。”江馨瑶长腿交叠,往后一靠,气定神闲的模样,全然没了早前的温和,不急不缓地道:“多管闲事,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江馨瑶的话音落下,空气彷佛都在这一刹那凝固。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颇有些张弓拔弩。

    沈俏热了毛巾给江宇擦脸,脑袋却不由自主的感觉昏沉,思绪都开始软绵不清。

    她抬手拍了拍脑袋,只以为是刚刚坐久了,突然起身低血糖的缘故,也没多想,狠狠咬了下嘴馋,用疼痛麻痹自己,迫使她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收好毛巾,深吸了口气,准备回隔壁屋里休息,刚起身,手腕忽然被握住:“别走。”

    沈俏一怔,原本昏睡的江宇倏然睁开了眼眸,紧握着沈俏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啊。”沈俏道:“要不要喝点水?”

    江宇脑袋昏沉的看着沈俏,身体的异样,令他十分难受,某处涨的快爆炸。他喉结滚动,视线迷糊的看着眼前的沈俏,鬼使神差的,他用力将沈俏压倒在床里……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动作将沈俏吓了一跳,她惊呼出声,双手抵着江宇的胸膛:“江宇,你干什么,你快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在低头即将吻上的时候,沈俏连忙偏过头,用没被禁锢住的手去捂着江宇的嘴巴:“江宇你发什么酒疯?你冷静一点,我是沈俏。”

    几番挣扎,沈俏乱蹬着腿脚去踹他,却被死死地桎梏住。江宇如同失去理智的猛兽,不受控制的往沈俏身上扑,恨不得随时将她吞吃入腹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的力气悬殊,何况是面对一个失去理智的人?沈俏根本就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挣扎之间,沈俏用尽全身的力气,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,伴随着清脆的声音落下,沈俏抽泣着朝他低吼道:“江宇,你清醒一点!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,我好难受,你给我吧。”江宇紧皱着眉,挨了一耳光他也没多少反应。俊逸的娃娃脸神情痛楚,他握紧着沈俏的手,将她摁在床里,呼吸喷洒在沈俏娇美的脸蛋里,每说一个字,都显得艰涩沉重,恳求着他:“我对你好的,小朋友,我真的很喜欢你,你不要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沈俏脑袋也衬得厉害,再傻,她也品出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“江宇,你放开我,别让我恨你。”沈俏眼里闪烁着泪光,绝美的小脸苍白,充满了恐惧,她是真的怕江宇失去理智强迫了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能做对不起闻律的事!

    否则,她就彻底没脸面对闻律了!

    江宇的呼吸沉重,琥珀色的眼瞳充血泛红,满是对沈俏的占有欲:“小朋友……”他低喃了一句,在江宇即将吻上来的刹那,沈俏一口咬在江宇的颈脖里,疼得他惊呼了出声。

    腥甜的血液在口腔里蔓延,沈俏趁机用尽全力挣脱开他的桎梏,无力的身体她踉跄着几乎倒在地上,拼命往后退,眼里都是防备,粗喘着气息警告他:“江宇,你清醒一点。我不爱你,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,你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沈俏咬的太狠,脖子里深处鲜血,江宇紧皱着眉,抬手摸了摸被沈俏咬过的颈脖,他怔怔的看着卧室里的沈俏,胸膛剧烈的起伏跌宕着,似乎在隐忍克制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强撑着理智,看着眼前满是恨意警惕的沈俏,江宇犹如被狠狠地捅了几刀子,拳头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江宇深吸着气,握紧着的拳头青筋凸起,用尽理智低吼了一句: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药效在发酵,吞噬着江宇的理智。沈俏再不走,江宇怕他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沈俏紧绷着情绪,也不废话,转身就往外走,可开门的时候,见怎么都打不开门,一股不祥的预感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沈俏心口起伏跌宕,她拧紧着眉,想给江馨瑶打电话,让她来开门的时候,才想起她好像忘了把手机拿下来。

    身体愈发的无力,沈俏连敲门的力气都显得薄弱,随时都会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沈俏心一横,回房间准备拿江宇的手机打电话,但看到眼前的一幕,她不由愣住。

    江宇脱了上衣,准备进浴室泡个冷水澡,看到又进来的沈俏,他不由愣住,手撑在墙壁里:“小朋友,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俏气息激烈的起伏跌宕着:“门被反锁了。”

    江宇脸色微变,还没做反应,沈俏跟他保持着距离:“你手机可不可以借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宇吃力的吐字,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解锁递给沈俏,沈俏道了声谢谢,准备拉开跟江宇的距离的时候,江宇双腿一软,险些摔倒在地,沈俏条件反射的扶住他:“你、你……干嘛……你放开……”

    江宇搂着沈俏的细腰,眼睛赤红:“小朋友,我真的很难受,给我好不好?我一定对你好,我不会辜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宇,我跟闻律已经复合了。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,你别让我真的恨你!”

    沈俏充满恨意的声音落在耳畔,江宇浑身一颤,抱着她的手不由僵住。

    他已经骗过她一次了?

    她知道了……??

    气氛一瞬凝固,恰好这个时候,公寓的门突然间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两人下意识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,入目的便是身材挺拔气场冷峻内敛的俊美男人,和手里拿着钥匙的厉舒。厉舒将钥匙拔出握在手里,不着痕迹的环顾了眼四周。

    看到赤着上身的江宇时,她那张清冷的小脸微有一丝变化,淡色的唇抿紧。

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沈俏本就混乱的脑袋像是被千军万马踩踏而过一般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她圆睁杏眸,微张的粉唇嘶哑的声音都在颤抖:“闻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闻律伟岸的身躯矗立在门口里,定定的注视着这一幕,俊美无俦的脸庞深沉如水,无形中散发出里的气场,犹如千年寒冰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卧室里,两人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,地上衣服鞋子凌乱,充满着暧昧的气氛,换做是谁看了都会误会。

    江宇认出闻律,尤其是感受到怀里沈俏的异样变化,他喉头发紧,胸膛像是被一团熊熊烈火堵住。江宇压着那股异样的情绪,眯起的眼睛发热,似扬非扬的唇角满是痞气,颇有些挑衅:“姐夫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轻松的口吻,活像是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江宇,你快放开我!”沈俏用力想要挣脱江宇,哽咽的声音夹带着分哀求,细腰却被他大手紧紧箍住。尽管明知道沈俏不喜欢自己,眼前的气场凌厉的闻律才是她的心上人,可那股不甘却在此刻占据了他的理智。咽下口腔里的腥甜,他扯着唇角,玩味的口吻道:“怕什么?你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闻律喝了一句,迈着长腿过来,握着江宇的手腕,抡起拳头就给了他小腹一拳:“要是不清醒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江宇挨了一拳,闷哼了一声,额头冷汗淋漓,未待他反应,男人一松手,江宇将踉跄着扶着墙,眉心突突直皱。眼睁睁的看着闻律将沈俏抱着离开了别墅,他握紧着的拳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江宇满头冷汗,一手扶着墙壁,一手捂着小腹的位置,紧紧皱着的眉,活像随时都会昏厥过去,他粗喘着气息,连站着都觉得吃力。

    艰涩的吞咽着唾沫,准备进浴室的时候,注意到还站在门口里的厉舒,江宇呼吸起伏跌宕,扯着唇角玩味轻笑:“厉舒妹妹,哥哥的笑话这么好看么?”

    眯起的桃花眼邪魅又欠揍。

    “是挺有趣的。”厉舒眉眼冷淡的看着他,随手将公寓的大门关上,她环顾了眼四周,直接走了过来,将满身是汗的江宇扶进了浴室:“自己洗吧,有什么事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把浴室的门关上,就一言不发开始处理混乱的卧室。

    杵在浴室里的江宇,脑袋却有些懵,莫名其妙的盯着关上门。

    只是被折磨的太难受,强撑着的理智思绪,也愈发的混沌不堪。

    江宇随手打开了花洒,整个人就靠在了旁边的浴缸里,啪的一声巨响,将外面刚将衣服捡到篮子里的厉舒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脸色微变,忙放下手里的篮子,匆匆跑进浴室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清冷的微风拂过,才带给沈俏几分清明,她紧紧抱着闻律的劲腰:“闻叔叔,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,你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误会。”

    男人眼皮子也不抬一下,将她抱进车里。

    沈俏不禁发愣,可药效还没过,她浑身软绵无力,纤瘦的身躯蜷缩在后排里,竭力强撑,眼皮子还是不住的在打颤。

    沈俏不敢睡,她怕睡过去就来不及解释。

    奢华的车厢里气压低沉,静谧的有些诡异,过分的压抑紧绷,沈俏纤瘦的身躯轻轻发抖,粗重的呼吸,噙着哭腔。

    黑色的宾利一路疾驰行驶,一直抵达半山别墅,闻律紧绷着的俊容才稍缓了分,他将靠在车里浑浑噩噩睡了过去的沈俏抱回了二楼的卧房。

    刚将怀里的人儿放下,还没直起腰就被沈俏抱住:“闻叔叔,你别生气,我跟江宇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沈俏抱紧他的脖子,脸埋着他,哽咽的嗓音夹带着分哭腔:“真的,你不要生气,不要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她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紧紧地抱着他,生怕一松手,她又要失去他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那么蠢?

    明知道江馨瑶喜欢闻律,一直在撮合她跟江宇,她还那么缺心眼……

    怀里的小女人一脸恐惧,巴掌大的小脸苍白,挂满了泪痕,犹如春雨后的梨花。

    俗话说美人乡英雄冢,何况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。

    任是闻律也免不了俗。

    他抬起的大手放在沈俏的后背里,眉头皱了皱,轻缓着语调:“我没生你气,也没嫌弃你,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闻律闭了闭眼眸,声音低沉道:“真的,别乱想。你也想不到,她那么偏激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正常人谁能够想到,江馨瑶会下药呢?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沈俏吸了吸鼻子,啜泣着说:“那你干嘛一直不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偌大的卧室闷热,沈俏心脏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牢牢攥住,几乎让她喘不过气,眼睛都在发涩。

    “叔叔只是有点乱。”闻律舔了舔薄唇,大手放在沈俏的后脑勺里,“小俏,抱歉,吓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俏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唇便被男人吻住……

    沈俏杏眸圆睁,下一秒,就被男人压在了床里,男人深深地吻着她,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,仲怔过后,沈俏紧绷的身体松懈,她闭着眼睛,不再抗拒配合起他……

    缠绵悱恻的深吻结束,闻律半靠着床头,一条长腿横在地上,一手搂着沈俏的肩膀,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里,他闭了闭眼眸:“小瑶性格要强,她……怪不了你,我也没生气,你别多想。这事叔叔会处理,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沈俏一怔,绝美的小脸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像是不了解,为什么自责的会是闻律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男人,我应该护住你的。”闻律大手摸着沈俏的发顶,修长的五指穿插在她的柔软乌黑的发间:“景和园那别住了,暂时先住在这。”

    住在这里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俏有些犹豫,可一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,她便又不由得将话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理亏,底气不足在作祟,更没理由拒绝闻律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厉舒还住在景和园里,沈俏轻咬了下粉唇,便说:“舒舒还住在我那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把钥匙给她,让她住着。”男人霸道的口吻,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简单的几句话,就将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沈俏有些哭笑不得,脸靠着他的肩膀:“我总让你那么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闻律揉了揉她的发,深邃如墨的眼瞳浮现一丝笑意:“红颜祸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俏窘迫之余,不由羞恼的瞪他。

    又不是她要长成这样的!

    话说开,沈俏那几乎悬在嗓子眼里的小心脏才被揣了回去。

    身上一股火锅味,脑袋昏昏沉沉的十分不好受,她便强撑着从男人怀里出来,先去洗澡。

    不想带着一股火锅味入睡。

    不然闻律不嫌弃她,她自己都要嫌弃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沈俏进了浴室的身影,闻律眉眼间的情绪稍以松懈,往后靠了靠,那神情却透着一丝疲倦。

    忽然这个时候,放在西裤口袋里的手机颤动,闻律拧着两道墨眉,将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,看到短信的内容时,男人刚才舒缓的俊容再次骤沉。

    闻律将手机关上,搁在一旁,拿了根烟叼在薄唇里点上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也没见沈俏从浴室里出来,闻律唤了沈俏一声,也没听到回忆,心里不由感到一丝疑惑,她掐了烟,进浴室一看,才见那小女人竟然靠在按摩浴缸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闻律失笑,拿了浴巾,将浴缸里的小女人抱起回床里睡。看着沈俏安静的睡颜,闻律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脸蛋,眉眼间是淡淡温柔宠溺的笑意。

    闻律俯身在她额头烙印一个浅吻,替沈俏掖好被子,正起身,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,他墨眉轻蹙,便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章管家站在门口里,恭敬道:“闻总,舒小姐来了,在客厅里,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凤眸一凛,无形中的气场令人发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俏这一觉睡的很沉,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。药效早已经过去,她仍是感觉到头疼难耐,抱着枕头靠在床头里,很快就认出这里是半山别墅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昨晚竟然在浴室里睡了过去,沈俏心里不禁有些懊恼和窘迫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起昨天那些事后……

    沈俏闭了闭眼睛,想到什么似得,侧身一看没见闻律,环顾了眼四周,也没瞧见闻律的身影,沈俏轻拧着秀眉起身。

    落地窗的窗帘拉着,偌大的卧室,仅有着几丝从没关紧的窗帘里投进来,光线十分暗沉。

    沈俏不喜欢黑暗,这令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呼了口气,她伸着懒腰起身拉开窗帘,映入眼前的是一片雪景。

    北方的冬天,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即便是花匠精心打理的花园亦不例外,只有玻璃大棚里面种着精心培育的娇花。

    沈俏看了一会,眼睛有些累,这才去洗漱。

    洗漱完,沈俏正犹豫着要不要给闻律发个消息的时候,卧室的门突然间响起,沈俏一怔,以为是闻律,便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口里的女佣,沈俏讶然,正想问她什么事,佣人便恭敬道:“太太,你醒了。早饭准备好了,要用早餐吗?”沈俏颔首,想到什么似得,她问道:“闻律呢?”

    “先生在健身室。”

    沈俏闻言有些惊讶,闻律这么早健身去了?她粉唇勾起一抹浅淡的笑,问女佣可以不可以带她过去。

    半山别墅极大,虽然不是第一次,甚至来过不止一次,沈俏也不太清楚构造,更不知道健身室去哪。

    让她自己找,怕得迷路。

    早前章管家已经对别墅里的女佣吩咐过,要听从沈俏的吩咐,须得恭恭敬敬,女佣自然不敢耽搁怠慢了她这个未来的女主人,当下便点头答应,带着沈俏到了健身室。

    健身是在二楼南边,器材样样齐全,奢华的装备,堪比高档的健身俱乐部。

    玻璃窗里,沈俏一眼就看到正在健身的闻律。

    男人赤着上衣,正举着哑铃,从沈俏的角度里,只能看到他的侧颜,休闲的长裤里,男人性感的人鱼线上是迷人的八块腹肌,小麦色的皮肤,隐隐有些狂野,格外的性感。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!

    沈俏忍不住吞咽了一小口唾沫,碍于女佣在,她佯作镇定没让自己失态。

    见闻律没有注意到自己过来,抵达门前,她让佣人先去忙,等会她跟闻律下去就行。

    女佣走后,沈俏敲门进去。

    闻声,闻律朝沈俏看了过来,男人修长的墨眉微挑,磁性的声线温柔: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俏颔首,咬着唇内侧的软肉,唇边弯起一抹弧度:“你健身啊。”说话间,漂亮的大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男人的腹肌里看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闻律狭长的凤眸轻眯,长臂一伸,就将跟前的小女人拥进了怀中,稍微垂首,唇边噙着一分笑意看着沈俏:“喜欢?”

    沈俏啊了一声,漂亮的小脸蛋浮现出一丝不解。

    闻律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小下巴,性感的薄唇微有弧度:“要不要摸一摸?”他轻垂的眼帘,意有所指的看了眼自己的八块腹肌。

    沈俏脑袋轰隆一声炸响,脸蛋红得发烫,羞耻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如炬,灼灼的俯视着沈俏。

    沈俏尴尬的偏过脸,轻咳了声:“我饿了,我们去吃早饭吧。”

    瞧着沈俏脸蛋上的红晕,闻律低低一笑,将哑铃在一侧放下,长臂搂着沈俏的细腰,将她拉进怀中:“真不想摸一摸?”

    “闻律。”沈俏嗔了他一眼,稍显严肃的嗓音,丝毫没有任何的威慑力,更像是在撒娇。

    闻律低笑,适可而止没有再戏弄沈俏,在额头烙印了一个浅吻便松开了怀里的小女人,将放在一侧的V领黑毛衣套上,牵着沈俏的小手下楼用早餐。

    用完早餐,沈俏就让他送她回景和园先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沈俏给厉舒打了个电话,得知她上午有事出去了,她也没多想,简单的聊了几句,沈俏就先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闻律一边开着车,一边说道:“是到九钰(半山别墅)还是到西苑。”

    沈俏早前就想过要搬家,经过昨天那一出,她要是继续留在景和园里住,先不说厉晏辰,就是碰到江馨瑶跟江宇都足够尴尬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要跟闻律同居,沈俏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安。尤其是,闻星河并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每回看到她都是冷嘲热讽,唇枪舌剑。

    沈俏虽然不至于跟一个未成年的少年计较,而且两者之间的关系,闻星河不喜欢她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理解跟接受却是两码事……

    闻律一眼洞悉沈俏的想法,低缓了声音向沈俏道:“闻星河那我会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闻叔叔,这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手便被闻律给牵住。

    沈俏不由仲怔了一下,男人看了她一眼,单手平缓的开着车: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九钰。”

    沈俏秀眉轻蹙,闻律霸道的温柔不乏温柔道:“你怀着身孕,在外面住我不放心。暂时先搬到九钰,有佣人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男人是关心自己,但听到他井井有条的就安排好自己的住处,沈俏还是有些不是滋味。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最后她轻垂着小脸,像是赌气一样说:“你都自己想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闻律扬着唇角,也不介意心思被小女人道破,嗯了声,点了点头说:“走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俏无言以对,尽管有些无奈,但也只好答应他。

    省的这老男人以为她是想耍他,整天再担心她会跑路。

    沈俏的东西本就不多,此次两个人来,她也带走不了多少,只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些重要物品和衣服,一个行李箱就足以装下。

    所有东西装进行李箱的时候,顿了顿,沈俏又到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出了一个木制雕花精致的盒子。

    那是爷爷临终时候给她的,都是些父母和长姐的遗物。

    沈俏想了想,没打开,便装进了行李箱里放好。

    客厅里。

    闻律长腿交叠,左手指间夹着的烟抽了一半,见沈俏拉着行李箱出来,他捻灭了烟蒂的同时撩起眼皮朝沈俏看过去,薄唇轻掀:“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俏点头,笑笑:“我东西不多的。”

    她很懒,几乎不怎么给自己添置东西。

    更别说,装多了,就他们两个暂时也带不走。

    贸贸然的,沈俏也不想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两人前脚刚走,后脚沈俏搬到半山别墅的消息,就分别传到了几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这一切,沈俏暂不可知。

    现在的沈俏是个无业游民,早前刚受到‘惊吓’闻律并不让沈俏出门,让她暂时先在别墅里好好休养。

    因着不知道早前江馨瑶到底给了沈俏吃什么,以防万一,闻律带沈俏到医院做了身体检查,确定并不影响她的身影和胎儿的成长,松了口气的同时,看着削瘦的小女人,又叮嘱了章管家找个营养师安排沈俏的饮食,好让她长点肉。

    免得再瘦下去,就真的剩下一把骨头了。

    对此,沈俏虽然有些哭笑不得,也只能随他,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明媚,沈俏用完午餐,收拾打扮好,准备出门的时候,刚下楼,不想就在大客厅里,跟气势汹汹从外面回来的闻星河撞了个正着……

    对上少年如结薄冰冰冷的眼眸,沈俏浑身一颤,不由攥紧了粉拳。

    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:()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