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宇回到病房的时候,见沈俏已经醒了,正抱着被子,半坐在床里。

    他脸上一喜,唤了声小朋友,关上门便迈着长腿走到沈俏身旁坐下;“你醒了。”看着他的眉眼,满是关心:“你怎么样了?还有没有哪里难受?我立刻让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宇一通问完,见沈俏低着头,苍白的小脸被灯光打出一片阴影,江宇皱眉:“小朋友,你怎么不说话?是不是口渴?那喝点水。”说话间,江宇倒了杯温水递给沈俏:“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沈俏深深吐了口气,接过水喝了口。

    干哑的嗓子,才感到几分舒适。

    尽管态度冷淡,但没有跟刚刚一直死气沉沉,只字不言,江宇还是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江宇略一寻思,观察着沈俏的反应,缓声说:“医生说你只是一时受打击过度才会昏倒,休息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俏不语,江宇握住沈俏放在背面上,微凉的小手:“小朋友,你别这样,我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江宇一向吊儿郎当,一副不着调的纨绔作风,鲜少有这么认真的口吻跟沈俏说话。

    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,但沈俏的心,却跟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做再多的心理准备,在现实面前,都是那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沈俏握着透明的玻璃杯,看着水中倒映出来,憔悴的自己,她泛白的粉唇抿了又抿,嗓子却跟哑了一样,找不着声调。

    疲惫的,连挣脱被他拉着的手,都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仿佛一个没有任何知觉的提线木偶,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现在身体还虚着,别胡思乱想。”江宇呼了口气:“刚醒来,你还困对不对?要不你再休息会?我不打扰你,你先睡,我就在这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沈俏还是不吭声,呆呆的,不知道正想什么。

    江宇眉头皱了又皱,松开沈俏的手,掀开被子让她躺下:“小朋友,你乖,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沈俏安静的躺在床里,纤瘦的身躯蜷缩成一团,羸弱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江宇的心都揪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想说什么他又没说,就安静的呆在一侧陪着沈俏,双眸,却始终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。

    偌大的单人病房静如针落。

    沈俏手握着被子,背对着江宇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她轻垂着眼帘,嗓音微哑的道:“江宇,你回去吧,我没事,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想到的。”沈俏吸了吸鼻子:“我没那么脆弱,你真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不用担心她?

    看着她现在消瘦脆弱的模样,江宇就算是个傻子,也不可能不担心她。

    何况沈俏现在这个模样,他也有责任。

    又怎么会放心,让她自己呆在这?

    江宇坐在椅子里,双腿大咧咧的分开,手里拿着的手机,倒扣在大腿里,扭头看向沈俏,舔了舔薄唇才开口:“你要想哭,就哭吧。小朋友,这里就我们两个,你用不着这么逞强。你哭出来,你好受些,我也好受些。”

    哭?

    哭管用么?

    她哭了,这孩子就能是闻律的,不是厉晏辰的么?

    沈俏松开握紧的五指,放在平坦的小腹里,牵起的唇角苦涩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不想哭,而是悲伤到极致,她想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许是太累,躺着躺着,沈俏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私人高级会所。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商业峰会结束,几家企业的商业龙头大佬难得聚在一起,便相约着用完餐,就到会所里打牌娱乐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闻律行事低调,鲜少会出席公众场所,参加应酬。

    此次这么好的机会,那些老总自然不会轻易放他开溜。

    盛情难却,闻律被拉着过来。一番交谈应酬下来,也被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红酒的后劲大,白酒跟洋酒度数高,饭桌、酒桌、会所,各自喝了一些。打了两回牌,饶是酒量不错,闻律也喝的微醺。

    明天早上还有个跨国会议,将牌递给旁边的一个老总,闻律就先脱身,到会所准备的套房里休息。

    闻律刚走进电梯,江馨瑶便步伐匆匆的跟了过来,赶在电梯门关上的刹那进入:“阿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闻律长指摁着眉心,半眯着的眼眸扫向江馨瑶:“怎么跟过来了?”

    江馨瑶穿着一身黑色极简的的吊带连衣裙,外套打着黑白格的香奈儿外套,栗色的卷发披在左肩,本就漂亮精致的五官,在精致的妆容加持下愈发立体迷人。

    她撩了撩鬓边的发,抬首眉目盈盈的对闻律道:“我有点事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?”闻律醉的有些难受,彼时只想上去睡一觉。

    江馨瑶抿着红唇没急着吭声,似乎在迟疑。

    闻律不解,蹙着眉,正欲开口,此时电梯门便已经缓缓打开。外面有人进来,闻律暂时讲话咽了回去,示意江馨瑶跟上。

    男人步伐略微踉跄,江馨瑶上前扶他,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。

    手扑了个空,江馨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从前,闻律虽然也拒绝她的爱意,却不会跟现在一样,连基本的接触,她避开着他。

    房间是主办方一早就开好的,方面闻律出行,是较为靠近电梯口的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会所闻律常来,很快就找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江馨瑶跟在身后进去。

    闻律开门进去后,没急着换鞋,而是先烧了壶水。见江馨瑶跟在他身后不语,他在沙发里坐下,半阖着沉重的眼皮:“小瑶,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酒醉的声线低哑磁性,十分性感迷人。

    江馨瑶走到旁边坐下,双手放在大腿的位置里,偌大的总统套房很安静,仅有的声音,是正在烧着,沸腾的开水。

    江馨瑶手指抚平裙子的皱褶,轻垂了眉眼,才微启红唇开口:“我听说星星出车祸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眼皮半阖,暗色的灯光将他情绪淹没,愈发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小星这孩子也是的,都快成年了,还这么不让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江馨瑶有些无奈,“基因这东西,有时候真难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始终没吭声,柔黄的光线里,刀削斧刻般的俊脸,线条棱角分明,看不出喜怒。。

    顿了顿,江馨瑶偏头看向闻律,说:“有时候,你还是别太惯着他,再这么下去,迟早得出事。”毕竟,闻星河身上可是那个人的血统。

    “我听我爸说,最近闻森频繁跟那几家顾、陆两家来往……虽说他早已经不成气候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阿律,你还是小心点。而且,最近闻森好像经常去找星星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他不爱听,江馨瑶话点到为止,没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气氛微妙,江馨瑶见他皱着眉,想了想,最终还是说:“上次的事,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上次的事?

    闻律一愣,稍抬起眼皮,漆黑如墨的眼瞳睨着江馨瑶,却是不语。

    江馨瑶面露苦涩,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闻律,她鼻头发酸,哑着声音道:“我最近到天盛找你,几次都没见到你。阿律,你是在躲我么?”

    “小瑶,你是个聪明的女人。”闻律长腿交叠,脑袋往后仰了仰,从西裤口袋里摸出烟盒,意味深长地道:“有些话,不必说的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聪明的女人?

    江馨瑶不禁自嘲:“聪明的女人,可不会跟我一样,那么为情所困。”

    啪一声,男人打响了手里的限量版打火机,幽蓝的火光映在他的墨瞳里,衬得男人本就英俊的面容,愈发神秘潋滟。

    无需刻意修饰,便轻而易举就足以引无数女人沉沦。

    闻律吸了口烟,两指将叼在薄唇里的烟拿开,吐出苍白烟雾的同时,缓缓开腔:“很晚了,回去。”

    江馨瑶瞳孔一紧:“阿律。”

    见男人一言不发安静的抽着烟,摆明不想跟她谈论这个,江馨瑶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看着男人棱角分明,刀削斧刻般线条冷峻的脸庞,心一横,江馨瑶将包扔在了地上,她脱掉外套,一言不发解开了身上的裙子拉链。

    黑色的裙子落地,她近乎一丝不苟的站在闻律跟前。

    霎时间,空气仿似都在凝滞。

    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庞一瞬紧绷,闭上眼睛侧过脸,字音低沉:“穿上。”

    他潜意识里的动作,如同一把刀狠狠地扎进江馨瑶的心口,那颗赤诚炙热的心脏,瞬间淌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阿律,你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感觉?”

    江馨瑶一动不动,就站在他跟前。

    闻律墨眉凸凸直皱成一个川字,掐了手里的烟,他迈着长腿起身捡起地上的外套披在江馨瑶的身上:“小瑶,别任性。”

    “闻律,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沈俏?”

    眼泪不知不觉渲染了她的脸庞,江馨瑶眼眸通红仰望着闻律:“你看看我,我哪里比她差了?十二年了,我爱你爱了整整十二年,为什么就不能是我?”

    男人性感的薄唇抿紧,拢紧披在她身上的外套:“别着凉,衣服穿上,回去。”说完,闻律转身欲走,步伐还没迈开,江馨瑶便从身后紧紧抱着他:“闻律,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娶我,我们两家联姻结合,谁都没办法撼动你的位置。我爸爸一直都看好支持你,你要是娶我,隆升跟雨禾的一半股份都会作为我的嫁妆,过继你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江家虽不如闻家,却也是华国赫赫有名的企业。

    两家公司的一半股权,任谁都会趋之若蚁。

    可此时,闻律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江馨瑶声音艰涩,上前紧紧地抱住闻律:“阿律,我真的很爱你,如果一次都不争取,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跟沈俏在一起,我真的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眼里的薄雾凝结成泪,渐渐滚落脸颊,江馨瑶纤瘦的身躯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从少女到轻熟女,从青涩到成熟,她守在他身边十年,眼睁睁的看着他身边一个又一个女人,而她在他心里却始终只是个小女孩,小妹妹,她真的不甘心!

    她到底比沈俏差了在哪?

    “感情的事,没有那么多为什么。”闻律抽出抄在口袋里的大手,用力掰开江馨瑶抱在他腰腹间的手,拉开彼此的距离,低沉的声线冰冷:“最后一次,别再犯傻!”

    他始终没有看过她一眼,走的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徒留在原地的江馨瑶,脸色寸寸僵硬,如同被抽走了灵魂的行尸走肉,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律,你怎么走啦?”李俊深刚从电梯里出来,正好就碰到迎面过来的闻律。见只有他自己,李俊深挑眉:“小瑶呢?她刚不是上来找你了么?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?”

    闻律没多解释,只道:“明天还有事,先走。”

    李俊深看了他欣长的背影一眼,垂了垂眼皮,直觉闻律情绪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迟疑几秒,李俊深还是上了客房,见门扉紧闭,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啜泣的声音,他仲怔着摸了摸鼻翼,尴尬敲门:“小瑶,你还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的阳光高照,江宇做好了早饭,就去敲沈俏的房门,不想,正跟里面出来的沈俏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见她衣着整齐,破天荒的还涂了蜜橘色的唇釉,江宇抬在半空中的手微微愣住,讶异道:“小朋友,你这是要出门?”

    男人俊逸的娃娃脸满是惊讶,上下打量着沈俏,活像白日见鬼。

    自从从医院回来后,已经都三天了,沈俏每天都死气沉沉的,话都不说几句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间,就想出门了?

    男人目光如炬,沈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。她唇边挤出一抹浅淡的弧度,莞尔解释道:“昨天人事部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今天去办理一下离职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?我送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。”沈俏笑笑:“你先吃吧,我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要走,江宇连忙挡在她跟前:“小朋友,你没事吧?我送你啊。”他眉眼间,全都是对沈俏的不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昨天还精神涣散,今天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出门,江宇能不担心她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用。”沈俏有些哭笑不得,轻抬着下颌跟他对视:“江宇,你不用这么担心我。反正我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又休息了好几天了,我没事了。”顿了顿,沈俏又道:“你这几天没去公司吧?你才刚进江氏,是少东家。不是普通小员工了,那么多股东元老,和员工看着你,你别整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吃完早饭,赶紧去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沈俏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冲他笑笑,就转身往电梯里的方向过去。

    江宇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,一直目送着电梯门关上,下了负一层,他都没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真没事了?

    江宇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诧然之间,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沈俏现在的反应。

    沈俏到了车上,才松了口气,却也没去多想,直接驱车到了天盛,直奔人事部去办理离职手续。

    得到了老板的特批,沈俏的离职手续办的很快很顺利。

    从离职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,沈俏脑中闪过闻律俊美的脸庞,手一抖,险些写错了名字,连忙从闻字的偏旁改成了沈俏。

    她硬着头皮无视HR朝她投来疑惑的目光,尴尬的将签好字的协议递给她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HR是个年轻的姑娘,天盛集团光总部员工就过千,不过沈俏长的实在漂亮,早前跟闻律和江宇之间的‘三角恋情’在天盛集团员工的私下小群里传的沸沸扬扬,HR自然也认得她。

    听说沈俏辞职,她也没多少惊讶。惊讶的不过是,跟她想象中趾高气扬的盛气凌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一直等沈俏离开后,她才缓过神,忙到她公司小群里哔哔:【诶,研发部那个颜值担当沈俏,真的辞职了诶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次休长假的时候,沈俏就把私人物品都给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没什么重要的东西,她也没再到研发部里收拾。

    从人事部出来,沈俏就直奔电梯,准备先回去,不想刚走到电梯里,就碰到了闻森。

    闻森看到沈俏,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他扬起一眉,唇边含着分笑意:“俏俏,你怎么来公司了?”

    沈俏一怔,客气又疏离:“闻总。”

    闻森单手抄着袋,含笑的眉眼温和,颇为平易近人:“我之前听说你休假了,现在是假期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沈俏摇头,淡声解释:“我是来办离职手续的。”

    辞职的事,不是什么秘密。何况,闻森虽然在天盛集团没什么实权,但好歹是一个股东副总,想要知道她的事,太简单。

    沈俏也不必要在这种小事情上藏着掖着,感觉便大大方方解释。

    闻森扬眉,似乎有些惊讶沈俏离职的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离职了?”

    沈俏摇摇头,眼见电梯要来,沈俏道:“闻总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辞职了,回去这么快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沈俏一怔,闻森道:“也快到午饭的时间了,不如一起吃个饭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闻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阿律的女朋友,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

    早前,沈俏一直没有机会跟闻森解释,或者否认跟闻律的关系,现在见他旧话重提,又拿这个说事,沈俏轻拧着秀眉,说:“闻总,我跟闻律已经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分手?”闻森脸上的惊讶更甚,好似在此之前,并不知道她跟闻律分手的事。

    沈俏不知道他是装的,还是真的不知道,但也实在没心情,跟闻森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。她尴尬的笑笑,刚准备告辞,忽然两道身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赫然是闻律跟张弛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。”张弛人未到,声先到。

    打破了这稍显尴尬的氛围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闻律,沈俏瞳孔紧缩,青葱如玉的五指,无意识的紧紧收拢攥住。

    沈俏轻咬着唇内侧的软肉,未待反应。

    张弛跟在闻律跟前过来,视线落到闻森身上,又恭敬道:“闻副总。”

    闻森眯了眯狭长的眼眸,情绪晦暗不明的落在闻律身上:“阿律,这是准备去哪呢?我刚碰到俏俏,正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张弛便笑着打断他:“闻副总,您现在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闻森眉头一皱,面露出不悦。

    闻律已经无视他,拉着发愣的沈俏的手腕,往门口的方向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被男人牵着走,沈俏懵了:“闻律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出了天盛大厦的大门,闻律放慢了步伐,以防走的太快,沈俏跟不上,回头对沈俏道:“饿了,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拒绝,人就已经被闻律拉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闻律对驾驶座上的司机吩咐:“潇湘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闻总。”司机应道,便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沈俏十分被动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,她错愕的扭头看向身侧,跷着二郎腿,脑袋往后靠仰,闭目假寐的男人:“闻律,我没答应跟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那闭目假寐的男人凤眸稍睁开一条缝隙,性感的喉结滚动,轻启薄唇道:“早前欠我的饭,是打算赖了?”

    低沉磁性的声音悦耳,在这静谧的车厢里,更显得迷人。

    一句话,顿时让沈俏愣住。

    男人不提,沈俏几乎都忘了,她还欠闻律一顿饭的事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几个月前的事,于此刻的沈俏而言,却像是过了几百年那么久。

    久到那些时光都开始不真实,好似她做了一场无比痴想的梦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从喉结里溢出的声线性感,沈俏拧着眉,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赖掉。”沈俏深吸了口气,用尽量平缓的口吻道:“我只是今天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男人反问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他步步紧逼,沈俏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下一秒,男人长臂一伸,便将她圈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沈俏眼眸微睁,尚未反应,闻律侧身朝她看来,深眸灼灼逼仄着她:“几天没见,又想躲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里的打算,被他轻而易举道破,沈俏怔了,也傻了。

    闻律节骨分明的长指抬起她的小下巴,凤眸轻眯含着分戏谑,饶有兴致道:“小丫头,六月的天变脸都没你快。反反复复,是想要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沈俏紧紧抿着唇,脸越垂越低。

    是心虚,也是无措。

    在闻律跟前,她鲜少能招架。

    从前尚好,自从有了亏心事后,所有的伶牙俐齿,在遇到他那一刹那,都软了,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将她细微的情绪悉数收入眼帘,揽着她肩膀,含着一丝尼古丁的气息未曾离开她的脸蛋半分:“能告诉我,这次又是为什么?嗯?”

    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:()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