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单的四个字映入眼帘,沈俏不由咬了下唇角。

    想到刚刚在楼梯间里的吻,沈俏摸了摸嘴唇,仿似都残留着男人的余温。

    她紧攥着手机,环顾了眼四周,提着裙摆往外面离开,不想继续待在这里,更不想应付那些,顾华媛眼中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刚出酒店,一辆黑色迈巴赫便开到了跟前,车窗拉下,后驾驶里露出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庞,原本闭目假寐的男人凤眸睁开了一条缝隙,嗓音低沉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沈俏握着粉拳上了后驾驶,车门刚关上,司机便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闻律缓声问她:“想去哪?”

    “送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哪?”男人伸过来的大手将沈俏搂在怀中,暧昧不明的语调,沈俏咬着唇角。

    回哪?是景和园还是西苑?

    沈俏稍一迟疑,男人便说:“西苑。”

    沈俏仲怔着抬头,对上男人的眼睛,她翕动着唇,男人俯身便吻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“唔,别。”沈俏一惊,想要推开他,顾忌着司机还在。

    闻律气息喷洒在她耳廓:“别怕,他不敢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可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啊!

    沈俏咬重了声音:“闻律!”

    她有些羞恼,不喜他如此轻薄自己。

    男人将她抱在怀里,迷人五官似有笑意,低沉醇厚的嗓音如同陈年佳酿醉人:“今晚很美。”

    美到只看一眼,就想上。

    沈俏低着头,素白的玉指勾着衣角,闷闷道:“这不是你欺负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闻律宠溺的捏了捏她鼻子,笑了声:“小丫头,越长大越难搞。”沈俏皱眉,觉得他这话有点奇怪,但一时间又说不上哪里奇怪。

    握住他不老实的手,羞恼道:“你才难搞!”

    老男人,一次比一次放肆!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车在西苑里停下,男人挽着她的细腰回到公寓里,就将沈俏抵在墙壁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霸道又极具侵略性的吻,沈俏几乎呼吸不过来,双手抵着他的胸膛,几分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“闻律……”

    闻律大手抚着她的后背,下巴轻轻蹭了蹭小女人的发顶,嗓音低哑迷人:“今晚的事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答应跟你在一起呢,你就想管我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答应?”闻律皱了皱眉,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,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精致小巧的下巴,抬起对视:“我还以为,你已经是闻某的女朋友了,原来没有?”

    男人另只手从兜里摸出了颗草莓奶糖递到沈俏跟前:“嗯?”

    俨然是三天前她恶作剧塞他西裤口袋里那颗。

    沈俏愕然,亮晶晶地眼眸璨若星辰:“你还留着啊。”

    他炙热的视线沈俏被盯得不自在,把糖果从他手里拿过,看着他颇为严肃的俊脸,沈俏起了恶作剧的心思,剥了糖果纸,贝齿咬着粉唇,含笑放到男人跟前:“啊,张口。”

    见男人盯着她,她放到他唇边时,在男人真要张口的刹那,又准备飞快拿开,忽然手腕被男人扼住,沈俏心跟着颤了颤,圆睁了杏眸望着他有些呆。

    成熟俊美的男人薄唇轻勾,俯身吃住她手里的糖果,指尖被轻咬,她那颗紧绷的心脏仿似都被提了起来,瞬间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知道这老男人是在调戏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张口要指责他,唇又被男人给含住,大手搂着她的腰,在她快喘不上气时,男人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闻律舔了舔薄唇,餍足道:“很甜。”

    沈俏瞪他,羞红着俏脸,笑骂了句:“幼稚。”

    娇嗔的语调,显然并没有生他的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愿意跟我在一起?嗯?”闻律额头轻触着她的脑袋,炙热的气息呼在她的脸颊耳根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愿意跟他在一起?

    沈俏心跳加速,颇有些口干舌燥。不知道她在坚持什么,私心里却觉得,她不能那么快就答应他。

    紧攥着的掌心渗着热汗,她纠结着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,放在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。

    沈俏愣了下,男人示意她先接。沈俏闪身从他怀里出来,翻包找出手机,看到来电提醒人是厉晏辰,她指节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男人的目光灼热,她咬着唇内侧的软肉,迟疑再三忍下接听,还没开口,那边的厉晏辰边便已经说话:“俏俏,你现在方便吗?若薇不舒服,你可以到医院陪陪她吗?我还在公司,暂时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杜若薇进医院了?

    “若薇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厉晏辰声音颇为沉重:“可能吃错东西了,医生说动了胎气,有流产症兆,她现在很虚弱。”

    沈俏心沉了下来,听到他的恳求,本能的想拒绝,厉晏辰又恳请她:“拜托了俏俏。”

    她垂着眼眸静了十几秒:“好,你把地址发给我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电话掐断,沈俏见闻律正看着自己,握着手机的手指越发收紧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率先截断她的话,口吻霸道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被这一打断,刚刚暧昧的气氛荡然无存,静的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沈俏跟在闻律身后出的公寓。

    夜晚燥热的风吹过脸颊,浮动的发丝有些痒,沈俏将秀发撩至耳后,另只手半握成拳。忽然,小手一暖,被大手包裹着。沈俏眼瞳紧缩,抬头入目的是男人伟岸挺拔的背影,看着他的脑勺,宽厚的肩膀。

    十指相扣的温度,如同往她冰凉的心脏里注入了一股暖流。

    沈俏唤他:“闻叔叔。”

    男人嗯了声,片刻没听到沈俏说话,他顿住步伐,侧过肩膀回头看沈俏,薄唇微动,便见她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俏扑进他的怀里,把脸埋在男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想说谢谢,又想说对不起,到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怀抱,闻律微微仲怔了下,大手放在她的后脑勺里。

    沈俏软绵的嗓音有些沙哑:“你就不问我吗?”

    明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,明知道……

    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好奇,不想问问她吗?

    “沈俏,我既然看上你,就能接纳你的一切。”而不是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闻律托着她的脑勺,气息未曾离开她羞红的脸,指尖轻抚着她的发梢:“都被你喊叔叔了,还能跟个小丫头计较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极了,透着一股磁性。

    沈俏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不自在的撩了撩头发:“我才不是小丫头。”却不知道,此时的她,有多诱人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男人轻笑也不反驳,牵着沈俏的手便往停车场过去。

    闻律的车很多,刚刚的迈巴赫司机开走了,停车场里倒是还停着辆卡宴。

    一路没什么话,闻律将沈俏送到医院楼下。

    下车的时候,沈俏握着安全带,抬头冲他莞尔道:“你先回去吧,很晚了。”她也不知道要陪着杜若薇多久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皱眉,沈俏道:“我也不知道要陪她到什么时候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了句:“要是需要的话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在他脸颊里亲了一口,就飞速下了车。

    殊不知不远处停着的保时捷里,正有一双眼睛沉沉注视着哪辆车良久。厉晏辰夹着烟的手指碰了碰耳朵上的蓝牙耳机,弯着的唇角阴恻恻的格外森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俏敲门进病房,唤了声若薇,躺在床里的杜若薇适才抬起头来,冲她笑笑:“俏俏,你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的病号服,披散着头发,精致的五官不施粉黛,脸色有些白,微红的眼眶,刚刚哭过。

    沈俏愣了下,走到病床边的陪护椅坐下,关心询问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医生说只是动了胎气,回去好好休养就好了。”杜若薇握住她的手,莞尔道:“谢谢你这么晚还来陪我,俏俏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她神情真挚,一闪即逝的眸光沈俏没看清楚,只以为她是被动胎气的事情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”沈俏浅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沈俏身上穿着的还是早前去订婚宴的礼服,还没换下。在病房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杜若薇聊天。

    已经快十二点,杜若薇也有些困了。

    沈俏见她打哈欠,便说:“你先睡会吧,你怀着身孕,别熬夜,对胎儿不好。”想了想,她又笑:“我在这陪你。”

    杜若薇点点头,沈俏就把她垫在后背的枕头拿开放一旁,让她睡下。

    正好这个时候,病房的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两人闻声看过去,便见厉晏辰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:“薇薇。”看向沈俏的时候,他又温和的唤了声俏俏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蓝色条纹衬衫,温和的眉眼透着一股倦意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大哥陪着你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厉晏辰道:“你没开车吧?这么晚了,你自己回去也不安全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沈俏蹙眉,下意识想拒绝,杜若薇道:“就让阿辰送你吧,你这么晚来陪着我,我还让你自己回去,就不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冲她眨眨眼,满是俏皮。

    沈俏张了张口,还想拒绝,厉晏辰大手搭在她肩膀里笑笑:“我送你。”他掷地有声坚持,被两人看着,又确实很晚,没开车过来,沈俏只好把她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厉晏辰真的没来找过她,他应该是真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只是送她回去,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她克制着情绪,不想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厉晏辰走到床边坐下,拉下脖子在杜若薇额头里吻了吻,温柔的口吻宠溺:“我很快就过来,你先睡。”

    杜若薇死死地咬着唇内侧的软肉,脸上是浅淡的笑容,点点头,目光却是不经意的看向一侧低着头,没看他们的沈俏,睫羽下的眼瞳稍显阴霾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路上,两人一直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厉晏辰握着方向盘,控制着车速问沈俏:“饿了吗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男人器宇轩昂,风度翩翩,抬手举足间尽显世家公子的优雅气度。

    沈俏垂着眉眼:“不用了,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这么晚,能过去看若薇。”男人唇边是一抹浅浅的迷人弧度,温和,仿似彼此从前的一切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之前沈俏一直对他的态度半信半疑,此时,心里才确信了一些,厉晏辰大抵是真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脸色缓了缓,不再像是前段时间那样绷着张脸,淡道:“若薇是我朋友,又是我大嫂,她动胎气,我理应来看她的。”

    她语调平淡,摆明不想跟厉晏辰多说什么,他又只好把到口的话都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狭促的车厢里气压低沉,沈俏打开了车窗,朝外看了出去。夜晚的风拂过,吹动着头发,几乎迷了眼她的眼。

    脑海中却是不禁想起了刚刚男人的吻,沈俏脸颊微微发烫,食指不经意触碰到粉唇,她又忙将手放下,狠狠抿着唇瓣。

    片刻,缓了口气,她给闻律发了条短信:【你到家了吗?】

    消息刚发出没一会,闻律就回了她:【嗯。还在医院?】

    沈俏:【大哥来陪大嫂了,我回去了。】

    闻律:【我去接你?】

    沈俏:【不用,已经在路上了。】

    闻律:【早点睡。】

    沈俏:【你也是,晚安。】

    避免不必要的注意,沈俏特意关了静音,但太过入神,以至于她并没有发现身侧男人时不时投过来的注视目光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备注里的闻叔叔三个字时,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泛白,青筋凸显。

    医院距离景和园不算远,开车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。

    很快,便抵达了楼下。

    “你早点回去陪若薇吧,我上楼了。”沈俏说着就解了安全带下车。

    车门刚打开,男人忽然唤了她一声:“俏俏。”

    沈俏不解,抬眸望他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……抱歉。”简言意骇的话,沈俏听懂了。她脸上情绪不显,装傻:“大伯母怎么了?”

    空气仿似都在静止,厉晏辰紧抿着唇,似乎在挣扎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若真的为我好,但凡对我还有一丝心疼,那你就跟若薇好好的。”忘了过去的一切,不要再提,再想。

    没等他说话,沈俏就佯作镇定下车。

    车门关上,她纤瘦的身影没入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厉晏辰没急着走,那双深邃的黑眸沉沉盯着沈俏俏丽的背影,眼底的灼热,正疯狂燃烧着。

    早前面对沈俏时的温雅,此时早已经尽数散去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眸,浮现出一个身影:闻律!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娱乐新闻的报道里,出现了一个名字:闻律。

    标题是:【盛天集团总裁闻律疑似新恋情曝光,深夜私宅密会神秘女子,激情热吻。附图是闻律抱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孩,从车上下来的照片。】

    不过短短十分钟,绯闻还没来得及发酵,就已经被迅速撤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微博沦陷。

    沈俏并不关注微博,也基本不上这些社交软件,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热议对象,正宅在公寓里躺了快一天。

    研发部多是理科宅的直男直女,对这些八卦并不热衷,并没有人讨论。唯一知情者,江宇倒是时不时朝沈俏看一眼。

    午饭沈俏在食堂吃的,江宇这大少爷破天荒也来了,端着打好的饭,就坐在沈俏身侧:“你周六那晚什么时候走的?跑这么快,该不会是躲我吧?”

    一眨眼的时间,江宇就没看到沈俏了。

    说不是躲他,他都不信了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过去几天,再被提及,沈俏愣了下,眼皮子也不抬一下,便说:“我躲你干嘛啊,你还不能我呆不习惯早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能啊,怎么不能。”江宇单手托着腮,盯着沈俏发笑:“小朋友,你那天真美啊,身材这么好,整天穿的这么老土,你也不觉得暴殄珍物啊。”

    “暴殄珍物我不知道,被你这种人盯着看,我才觉得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江宇调戏的话,被她一句给堵死。嘴角轻轻抽搐,委屈道:“怎么每次跟我聊天,你都那么冲。小朋友,我有那么讨人嫌吗?”

    沈俏呵了声,没理他,快速把剩下的米饭给扒完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江宇直接傻眼,转过身朝沈俏看过去:“诶,你这就吃完了啊?”

    “不然看你倒胃口啊。”沈俏头也不回,径直出了食堂后,碰到其他部门,还算相熟的同事,问她要不要一起下楼买奶茶,沈俏拒绝了。

    从自动柜台里买了瓶速溶咖啡,回办公室继续修改驳回来的代码,还差一点小手尾,下班之前能搞定。

    打算请闻律吃饭。

    每次闻律喊她请吃饭,结果都是男人买的单,细算下来,她欠了闻律挺多顿饭的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沈俏这个打算还是落空了,闻律早上的飞机飞往了海城出差,要下周才回来。

    沈俏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,心里有些落空。

    发了会呆,才回复男人:【那你回来再告诉我,我请你吃饭。】

    闻律:【嗯。】

    过了一分钟左右,男人又回复了句:【喜欢什么,给你带回去?】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沈俏发道:【把你带回来就行。】消息一经发出,沈俏脑袋轰隆一声仿似被炸开,面红耳赤迅速撤回,指尖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她、她怎么给闻律发这样的消息!

    沈俏粗粗的喘着气息,心跳在加速。

    闻律:【?】

    沈俏囧的要命,还是发送:【没,发错了。】

    闻律:【哦?不是想把我带回去,是想把谁?】

    隔着屏幕,沈俏仿似都能感受到男人那双灼热,极具侵略性的凤眸。

    她脸红的更甚。

    闻律,他、他看到了?

    沈俏嘴巴发干,江宇的喊她的声音不合时宜响起,她下意识合起笔记本电脑,扭过头江宇就走到了她身侧,江宇见她脸色不对劲:“小朋友,你生病了?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沈俏不答反问:“叫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江宇从自己工位拿了电脑过来,放在沈俏跟前说:“哦,这个代码我看不懂,林秃头说以前都是你负责的。让我找你,带带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?”

    沈俏一脸惊讶,江宇一眼就看出她心思。

    知道她不情愿,笑眯眯地说:“对啊,小朋友。你可是我的前辈,要好好照顾我啊。秃头可是特意叮嘱过,这个产品数据周五就得给到了,客户需求又很高,小朋友你这么敬业,应该不会吝啬对我的照顾教导的吧?不然要因为我怠慢了工期,责怪下来,大家都得挨批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宇现在负责的是分析工作,以前确实是沈俏负责,只是半年前林华让她负责编程程序。

    但做分析的又不止江宇一个,要找人带,也找不到她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这人,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你让刘哲……”

    婉拒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江宇嬉皮笑脸给截断:“刘哲有他自己的事情做啊,哪有时间带我啊。反正你程序也快写完了,你帮帮我呗,大不了回头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摆明了,非她不可。

    他拿出了林华,又把事情刻意说的言重,真诚的态度,沈俏压根无法拒绝。总不能因为这点事,就去找林华。

    沈俏深吸了口气:“好,我就说一遍,不懂就算。”

    江宇笑吟吟的比了个ok的手势,便态度虔诚开始虚心求问。

    这一问,就是一个礼拜。

    整个一周下来,每天都有不同的问题纠缠着沈俏,沈俏烦不胜烦,周五,项目即将完成,她跟江宇手头上的事情都做完了,就去找林华把这个问题给提了。

    她说的委婉,但也表明了,自己没时间带江宇,两人负责的岗位都不同,能不能让其他去带他。

    何况江宇都入职快五个月了,该熟悉上手的都熟悉了,装个跟个什么都不懂的萌新一样问她干什么!

    林华也自知这点,但他也有他的难处。

    这人可据说是大老板未来的小舅子,隆升集团的大少爷,他亲自开了口要沈俏带他,林华个小小产品经理哪里敢得罪?

    沈俏又是他看重的员工,一时之间不由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权衡之后,他温和劝慰沈俏:“小沈,最近是忙季,大家手头上事情也多,要不是没办法,我也不能让你来带。江宇人好学又聪明,你多提点他几句就行。他那边我会劝劝,不会让他打扰到你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末了,他又轻叹了口气:“小沈,这段时间相处,你这么聪明,应该也看出来了。江宇身份不一般,在咱们研发部也待不了多长时间的。他性格也不坏,你就忍忍他。”

    忍他?

    沈俏握着粉拳,知道林华平时对自己也颇多照顾,此时见他一脸为难,深吸了口气,她道:“不过我真的忙不过来,而且我资历尚浅,也教不了他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多久的。”见沈俏松口,林华也松了口气,安抚了几句,就让沈俏先出去忙。

    额头也冒了不少虚汗。

    心里也纳闷,这些富家子弟还真的吃饱了撑着没事干,非得来研发部做什么。

    来就来呗,还非得惦记人漂亮姑娘!

    沈俏一回到工位,刚坐下林华又凑了过来:“小朋友,你去找林华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俏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;“告状。”

    江宇挑起一眉,笑吟吟地问:“告什么状啊?该不会是告我的状吧?我可没惹你啊。”

    沈俏冷哼,任凭江宇说什么,都没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,沈俏跟前端沟通完,关了电脑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沈俏端起一旁的马克杯喝了口水,见以往下班都还在奋斗的同事纷纷都在收拾东西,她有些惊讶:“你们今天怎么都下班那么早啊?跟约好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正关了电脑的刘哲看了过来:“江宇说今晚下班聚餐啊,俏俏,你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聚餐?”

    江宇刚从楼梯间抽完烟回来,闻言,便笑吟吟对沈俏说道:“小朋友,你刚可是答应去了的,现在大家都去,你可别装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答应的?”

    “就中午午休的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江宇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面不红心不跳说瞎话:“我第一次跟着做项目,实在是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,承蒙你们照顾。尤其是小朋友你,不厌其烦的教导我。今天就给我个新同事一个机会,请你们吃顿饭。小朋友你最照顾同事了,想必不会驳了我这个好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俏眉头皱的更紧,江宇就强行从她包里翻出车钥匙丢给刘哲:“刘哲,你开小朋友的车载东子他们,小朋友坐我的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刘哲笑笑,拿着沈俏的车钥匙,跟旁边的同事走了。

    “江宇,你干什么!”沈俏怒视江宇,漂亮的杏眸瞪着他。

    江宇揽着沈俏的肩膀就往外走,边压低着声音说:“小朋友,你该不会想问刘哲他们要回车钥匙吧?大家都去呢,别扫兴了。”

    压根没给沈俏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沈俏一直蒙受研发部同事们的照顾,又是个好脾气的性格。不情不愿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去吃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,又被拽着去唱K。

    到地方是景城一处高档的俱乐部,需要会员才能进的。

    研发部的同事还是没去过,江宇一提,基本都答应。女同事很少,算上沈俏也才五个人,这会饭桌上都喝了点酒,起哄,沈俏想拒绝都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毕竟这两年来,同事相处一直很和谐,她虽然不喜欢江宇的做派,也不想因为他的缘故让大家扫兴。

    来的人很多,二十多个,订的是会所最大的包间,格外奢华气派。

    酒沈俏基本不喝,没端着脸,也没能撒欢的玩儿。

    多是男同事,在场的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平时在办公室里压抑够了,这会儿出来,都撒欢的玩儿。

    喝酒的喝酒,猜拳的猜拳,玩骰子的玩骰子,唱歌的唱歌,乱哄哄的,吵得沈俏头疼,尤其是身边坐着江宇,还时不时有人跟他喝上几杯。

    研发部的同事大多都知道江宇对沈俏有意思,在追她,有人起哄,点了情歌对唱,让沈俏跟江宇唱。

    沈俏尴尬推托,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走廊里,却是撞到了两个少年在拉扯。

    短发,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拉着亚麻色发色的少年,神情激动质问:“闻星河,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?你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啊,我跟你就是玩玩。”闻星河不耐烦地甩开女孩扯着他T恤的手,语气不善警告:“苏沐秋,你别在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沐秋神情无比激动,不甘心就这么被甩,伤心地红了双眼:“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?我就知道,你是不是跟厉舒好上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厉舒啊,我不认识,你少胡搅蛮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起初沈俏本想置之不理,但认出闻星河后,又觉得难以置信。正失神,凌厉的眼眸朝她看了过来,四目相对,沈俏抿着唇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上次在闻律办公室里的事情,沈俏还历历在目,不想跟他发生冲突,更不想有牵扯。

    沈俏绕了个路,去完洗手间,就想回包厢。

    这会所她是第一次来,不太认路,沈俏正寻着,就跟闻星河碰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闻星河瞧着她,眯了眯眼睛,单手抄着袋,腰间还挂了根银链子,挡在沈俏跟前,拦住了她的去路,近乎咬牙切齿,一字一字道:“真巧啊。”

    显然,他还记得沈俏。

    沈俏神情淡漠,不卑不亢:“麻烦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?”闻星河冷嗤了一声,握住沈俏的臂弯:“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,急什么?”上次因为沈俏的缘故,他连着被闻律罚跪了两晚上,还被闻律送去保卫处半个月,小命都差点在保卫处里交代了。

    现在沈俏自己撞枪口上来,闻星河怎么可能轻易放了沈俏?

    “什么账?”沈俏挑起一眉,口吻平静:“我要没记错的话,你现在应该在学校上课吧?”

    “干你屁事!”

    闻星河脸黑了分,怒视着沈俏,恶狠狠地道:“你是想去跟闻律告状是吧?有胆子你就去告!上次让你跑了,我看这次,闻律他还能不能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闻星河一脚踹开旁边的包厢门,用力将沈俏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粗暴的动作,沈俏疼得嘶了口凉气,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被摔倒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人问:“星星,她谁啊?”

    “闻律的女人。”闻星河沉沉的道了句,给包厢里的人使了个眼色:“都出去看着,别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两少年没敢动,面面相觑,迟疑。

    沈俏杏眸圆睁,俏脸微白:“闻星河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干什么?”闻星河冷冷一笑,居高临下俯视着沈俏:“别以为有闻律给你当靠山,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闻星河在景城从来都是横着走,除了闻律他还没怕过谁!

    眼前的沈俏算什么东西?仗着有闻律撑腰,竟然敢羞辱嘲笑他!

    不给她点教训,以后还不得爬到他头上撒野?

    少年人想事容易冲动钻牛角尖,尤其是闻星河这种自小被娇宠着长大的大少爷,压根不知天高地厚,做事全都由着性子来。

    两三个少年,动作利索,轻而易举就捆住了沈俏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有点担心:“星星,这不太好吧?她毕竟是闻叔的女人,出了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闻星河不耐烦,推了他肩膀一把。

    少年踉跄摔倒在一旁沙发,神色讪讪,看了嘴巴塞着东西,愤怒的沈俏,拉着另一个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两个少年各自叼了根烟。

    白T恤的少年睨了眼包厢门:“真不管啊?”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是逃课出来的,要是真出事,他们谁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你敢管?”黑发少年捏着烟蒂,撇嘴道:“星星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?要怪就怪那女的倒霉去招惹星星吧,反正我不敢管。”

    闻星河是出了名的狂,除了他老子,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刚才发那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敢拦他,活得不耐烦么?

    沈俏尖叫的声音从包厢里传出,白T少年面色凄凄,还是担心,犹豫不决:“可那毕竟是闻叔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江宇见沈俏半天没回来,以为她给溜了,刚出包厢准备给沈俏打电话,不想正好听到了少年的谈话。

    闻律的女人?

    略显耳熟的声音传至耳畔,江宇脸色骤变,疾步过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沈俏近乎绝望之际,碰一声巨响,门被踹开,一道身影逆着光进来,沈俏眼瞳紧缩,呆滞着忘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艹,谁……宇哥,你干嘛呢?”原本怒气冲天的闻星河,看到江宇的刹那,脸色变了变,凌厉的眸子如同泛着冷光的刀子。

    江宇环目光定格在被捆着的沈俏身上,黑眸沉了沉。对上闻星河,他唇边勾起的弧度含着一抹笑意,“原来是星星你啊,我当时谁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不急不缓走向沈俏。

    “江宇!”

    闻星河想拦,江宇回头看向他:“怎么了星星?……”

    “宇哥,你该不会想多管闲事,护着她吧?”闻星河面色不善,少年青涩稚嫩的脸容绷着。

    换做别的人,他早就发飙了,此时还能耐着性子,已经给足了江宇面子。

    江宇将倒在沙发里的沈俏扶了起来,搂在怀中。挑着眉含笑:“她你还真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护着她?江宇,要是你姐知道,你护着闻律的小情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她是闻律的小情儿?”江宇握着沈俏的肩膀,邪魅的气息喷洒在沈俏脸上,一字一句道:“小朋友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俏不自在,下意识想要推开江宇,却被他扣得更紧,示意她别乱动。

    知道江宇是在救自己,沈俏虽然不喜他趁机吃豆腐,还是抿着唇心没挣扎,垂着的脸颊发烫,极不习惯这样的近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?”闻星河瞪着眼睛,死死地盯着江宇跟沈俏,摆明不信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知情,今天的事儿我就算了。不过你要是敢再找她麻烦,宇哥也不能不护着自己女人不是?”他一直笑,但那笑却远不达眼底,令人感到发颤。

    闻星河脸色愈发难看,拳头握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江宇搂着沈俏往外走,临了,还道了句:“赶紧回学校,不然回头你爸知道,又得训你。”

    包厢的门扉被关上,闻星河黑着脸一脚踹在茶几上,发出刺耳的声响,紧接着桌上的酒杯洋酒啤酒滚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星哥,我们先回学校吧。”另一个人硬着头皮劝道。

    江宇他们也认识。

    现在闹了这一出,要是让闻律知道,说不定他们也难逃其咎,免不了要挨家里训斥,一顿责罚是逃不了的。

    都是半大少年,玩得再疯,总归还是怕家里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闻星河低吼了一声,铁青着脸甩门而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出了会所,沈俏咬着嘴唇,对还紧紧搂着她的男人说:“放开。”

    江宇顿住步伐,看了沈俏一眼,松开搂着她肩膀的手:“小朋友,没吓到吧?”

    他半握了下拳头,双手抄进牛仔裤口袋里。始终都是那副玩世不恭,漫不经心的痞子模样。明明跟早前并没有多少区别,但相比于平时,沈俏看他倒也顺眼了许多。

    没了之前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沈俏吞咽了口唾沫,舔了舔嘴唇:“刚刚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江宇及时赶来救了她,沈俏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想到,闻星河胆子那么大,竟然真的想……

    沈俏白着脸,克制着不去想刚刚的事。

    “就一句谢谢啊?”

    沈俏一愣,见江宇眯着的眼眸看着她,似笑非笑,挑着眉若有所思的,似乎不满沈俏的这么敷衍的道谢。

    “那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情不人情的,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”江宇笑了声,俊美脸庞闪过一丝邪魅,朝沈俏倾身凑近,痞痞地道:“你要真谢我,亲我一下?”

    沈俏瞪他,面露薄怒,没心情跟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沈俏没搭理他,转身要往会所进去,手腕被拉住,她被迫回头,怒视江宇:“你又干嘛?松手。”

    江宇牵着的太紧,沈俏甩开他,手腕都红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拿东西,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发生了刚刚的事情,沈俏也没了玩乐的心思,何况,今晚她本也不想来的。

    从刘哲那要回车钥匙,沈俏就到停车场取车,江宇还跟在她身侧:“我送你吧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刚被江宇救下,沈俏缓了缓脸色,对他的态度也不像是以往那么冷硬:“不用了,你继续跟刘哲他们玩吧。”

    江宇翻了个白眼,跟刘哲他们有什么好玩的?

    要不是清楚他自己约沈俏,她是绝对不会出来的,江宇才不会大费周章的弄这一出。

    现在沈俏要走,他还留着干嘛?

    “闻星河那小子贼小心眼,爱记仇。我刚说了你是我女人,我让你自己走了,我还留在那,他准不信,说不定还不死心。为了你的人身安全,我送你。”他说的义正词严。

    要不是清楚江宇的心思,沈俏说不定还真的就信了他的邪。

    她拧着眉,江宇先发制人上了副驾驶,嬉皮笑脸:“磨磨蹭蹭的,难道小朋友舍不得我,想要跟我单独相处久一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宇死皮赖脸惯了,刚刚又救了自己一回,她欠了他人情,只得把怒气给压下去,上了驾驶座。

    挂挡起火开车,出了停车场,沈俏冷冰冰开口:“你住哪?”

    江宇双手枕在脑后:“你住哪我就住哪。”

    沈俏差点一脚就踩尽了油门,扭头怒视他:“江宇,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跟你开玩笑了?”江宇跷着二郎腿,大大咧咧地道:“小朋友,咱俩好歹也是同事,你太不关心我了,连我跟你住一个小区,还是对门,你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江宇斜靠着车门,唇角似扬非扬:“小朋友,你跟闻律到底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沈俏跟闻律有那么一丁点关系,江宇是猜到的。

    但到哪一步了呢?

    又怎么会惹上闻星河那小霸王的?

    见沈俏不理他,江宇不死心,斜着看过来的眼眸几分审视:“别说你们俩真的在谈恋爱吧?”

    谈恋爱吗?

    闻律英俊的眉眼在脑海里浮现,沈俏粉唇紧抿成一条线,绷着情绪认真开车。

    忽然,想到刚才闻星河说的话。

    沈俏道:“江馨瑶是你姐姐?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姓江,闻律身边传过绯闻江姓女人也就一个江馨瑶。

    “呀,这你都知道?小朋友你怎么那么了解我啊?你该不会在打听我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什么感兴趣?”江宇下颌轻抬,挑起一边的眉毛,若有所思吐出三个字:“闻律么?”

    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:()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